萝卜丝丸子

让我随你去

文字角落:




文/烟波人长安




201X年,我在一家电视台实习。
说是实习,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干。一个深夜档栏目组,人员严重超标,每个负责选题的老师底下都有两个实习生。我是后来的,所以没人带,也没人管,每天帮忙做一些杂活儿。
大多数时间都闲着,于是到处找人聊天,美其名曰“学习”。
最后也不知道都学了什么,倒是知道了不少故事。坐我对面的女孩住在东北五环,每天公交倒地铁上下班,来回三个小时,怕耽误时间,就一路小跑着赶车。
你很喜欢这个工作?我问她。
女孩想想,摇摇头。
我就想好好表现,争取转正。女孩说。
……你加油。
还有一个女孩,平时分到的工作不多,基本上专职负责帮大家擦桌子、扫地板,办公室没有饮水机,她就一天三趟去开水房打热水,一次提六个水壶。我没事儿的时候就帮她提四个。
你很喜欢这个环境?我也问她。
女孩想想,摇摇头。
我就想好好表现,争取转正。女孩说。
……你也加油。
我右手边坐着一个男孩,大四,每周只来三天,但每次都比别人早到半个小时,晚上大家都走了,他才下班。一开始我以为他工作特别多,后来才知道,他做的活儿只要半天就可以做完,剩下的时间,他就坐在座位上,干等。
你很喜欢这个地方?我问他。
男孩想都不想就摇摇头。
我就想好好表现,争取毕业转正。男孩说。
……你们能说点儿别的吗?!



实在和他们没话聊,我就去骚扰栏目组唯一的一个剪辑。
剪辑姓梁,留着一撮山羊胡子,一脸的未老先衰,我们喊他梁爷。他平时坐在一间小屋子里,对着两台机器一台电脑,除了吃饭、上厕所和午休,基本上不出来。出来就坐在椅子上睡觉,呼噜打得震天响。
我一直以为他是忙着干活儿,没时间起身,结果有一天进去送资料,突然觉得屋子里有酒味儿。
再一看,梁爷正偷偷把一小瓶二锅头往桌子底下藏。
你……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。
别说出去。梁爷冲我眨眼。
……那你给我喝一口。我威胁他。
梁爷又偷偷把瓶子拿出来。
后来我们就成了朋友。因为没有工作分给我,选题的老师们看我也觉得碍眼。我正好可以说我要跟着梁爷学剪辑,然后每天到他的小屋子蹭酒喝。栏目组就这一个剪辑,大家一般也不过来,有东西干脆全交给我送。于是我们偷着喝酒的事儿,谁也不知道。
这样连续喝了一个月,有一天快到下班时间,梁爷突发奇想,说要教我点儿东西。
这样弄,就可以切素材。梁爷双手并用,讲得很认真。再拖到这儿,就可以把素材拼在一起。
要是弄错了呢?我假装是个好学生。
那这样一按就行了!梁爷十分豪爽,随手在键盘上按了一下。
然后他突然愣住,盯着空空如也的屏幕看了半分钟,缓缓吐出两个字:我操……
怎么了?我问。
……今天做的……没保存。梁爷说。
我和他大眼瞪小眼。

片子第二天就要,没办法,我陪着梁爷加班。
一直在办公室待到凌晨,期间我看了两部电影,写了两千字的小说,后来为了提神,开始听歌。梁爷忍无可忍,让我在外头等着。
十二点的时候,他还接了个电话,估计是告诉家里人,晚上要晚点儿回去。
后来我正在椅子上昏昏欲睡,忽然有人敲门。
……不会是鬼吧?
迷迷糊糊去开门,一个女孩站在门口。
梁X在吗?我来给他送东西。女孩笑笑,说,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。
……原来梁爷有女朋友!
我看着女孩走进去,琢磨是不是给他们两个人留点儿空间,梁爷又带着女孩走出来。
宵夜。你一起吃吧。梁爷说。
我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我们在一张大桌子旁坐下,女孩把几个饭盒摆在桌子上。居然有三个菜!啊,鱼香肉丝、西兰花、鸡翅,还有米饭……
梁爷和女孩一边吃一边说笑,气氛融洽。相比之下,我的存在就有些尴尬了。
所以我一声不吭,默默把饭吃完。

之后又和梁爷加过几次班。剪辑这件事,费心费力,又没有别人帮忙,对他来说加班是常事。我跟着看了两个月,也多少学到一些,但连搭把手的水平都不够。赶上栏目组急着出片子的时候,梁爷干脆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。
我还慢慢发现,只要他加班,女孩都会过来,有时候是带饭,有时候是送粥,有时候是带一条毯子,每次来,不超过一个小时就走。
女孩叫小玉,长得文文静静,笑起来很好看。
栏目组的人似乎大多数都知道她。有时候大家下班都晚,小玉来看梁爷,他们都很兴奋,说,梁爷,你老婆对你真好啊。
梁爷每次都是笑一笑。
她不是我老婆。梁爷试图和我解释。
我点头。嗯,你们还没领证。
梁爷却摇摇头。我们没办法领证。
……你户口本丢了?我问。
梁爷一下沉默下来,不说话。



对于这种人,我有一个简单直接的办法,灌酒。
那一阵子,我每天带一瓶酒藏在包里,摆出不醉不归的架势。喝了一个星期,差点阵亡。
好在成果显著。有一天梁爷喝多了,给我说了一个故事。

原来他和小玉高中的时候就认识。两人同班,梁爷成绩比小玉要好。一次考试,考数学,小玉最后两个大题做不出来,急得要哭。梁爷本来要交卷了,又坐下来,在草稿纸上写了答案,捏成球递过去。
小玉展开纸团,看了看。
然后交给了老师。
事后梁爷被认定为作弊,但是无法证明他抄的谁,于是改为扰乱考场纪律,罚他擦一个月黑板。
第二天放学,小玉红着脸来找他,说她之所以把纸交给老师,是觉得这样做不对,她可以不及格,但不能作弊。
梁爷哭笑不得。
小玉下一句话又让他瞪大了眼睛。
但是我喜欢上你了。小玉说。
后来……后来他们走上了早恋的不归路。在老师眼皮子底下恋爱两年。高考的时候,两个人考上了不同的学校,所幸离得不远,又恋爱四年。大学毕业,不在一个地方上班,感情依然很好,又是两年。
前前后后热恋八年,差不多是我知道的、最长的一段感情。
本来两人约好,到第九年的时候就领证结婚,但就是这时候,出了岔子。
他们去见各自的家长。小玉父母不同意。
理由很简单,梁爷家境不好,小玉家却很有钱。而且梁爷的工作几乎日夜颠倒,赚的钱也不是很多,小玉父母觉得他前途有限,配不上他们女儿。
小玉哭过,闹过,甚至梁爷也偷偷哭过,但没什么办法。以他们的能力,还不足以脱离父母,靠自己来生活。
小玉的父母明令禁止她和梁爷继续交往,甚至开始安排她相亲。
当然,小玉每次都找借口不去。她瞒着父母和梁爷见面。梁爷加班,她带饭来给他。梁爷不加班,他们下班去逛街、吃饭,彼此都争着付钱。
按照小玉的想法,他们只是暂时妥协一下,等日子长了,父母总归是会同意的。
平心而论,这也未尝不是个解决办法。
只是梁爷心里,总是过不去。

她家境好,人也漂亮,梁爷喝一口酒,说,其实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。
我没说话。能说什么?告诉他,女孩喜欢的明明是你吗?
这些他自己也懂。
还是……努力说服她父母吧。我小心地说。
梁爷摇头。你太年轻了。
……关年龄什么事儿了?!我有些不爽。
你以为我不想吗?梁爷抬高了嗓门,你看看我现在的工作!凌晨四点了,我还在剪片子!要是小玉突然遇到什么事,我都不能扔下这些机器去帮她!因为我明天就要交片!我这样忙一个月,拿到的钱还不到她父母预期的一半!我拿什么去说服她父母?
我闭上嘴,默默听着。
我们恋爱八年了,我不能说给她什么,至少也该让她安心吧?梁爷说,其实每次小玉来给我带饭,我都觉得对不起她。我也想不加班,多陪陪她,顺便多赚些钱。但是我不能。你看现在组里就我一个剪辑,好像很重要一样,哪天我不干了,他们还是可以找到人替我,可能要求比我还少。我又能怎么办?
我又能怎么办?梁爷重复问。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,只好听着他絮絮叨叨,一直到天色大亮。
我想劝她离开我。梁爷忽然说。
我心里一惊。
你再想想……我劝他。
梁爷笑了。只是随口一说,你别乱想。他说。
……那不要说不就好了!



这样又过了一个月。我不光学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剪辑经验,酒量也长了不少。梁爷还是经常加班,小玉也还是时不时来看他。但是我总隐隐约约觉得,哪里不太对。
直到我突然反应过来——以前小玉可是每次都来的啊!
我试着问梁爷,他什么都不说。
后来有一个星期,梁爷加了三次班,有一次还是通宵,可小玉一直都没来。
再一个星期,有一天我终于帮梁爷做了一小段片子,很高兴,准备和梁爷喝大酒来庆祝,忽然有人敲门。
……这次不会真的是鬼吧?!
蹭过去开门,小玉站在门口。她看都不看我一眼,径直冲进来,把手上的手机摔在桌子上。
你什么意思?她瞪着梁爷看。
梁爷好像一条犯了错误的狗,倚着小屋的门站着,低下头不看她。
你告诉我,你脑子很乱,要一个人好好想一想。小玉眼里已经有了泪光,这就是你想的?“我不适合你,你应该找一个更好的”?你要是想分手,可以直接告诉我,敢不敢不发短信!
梁爷一声不吭。我大气都不敢出。
……之前那么文静的姑娘,发起火来也这么可怕啊。

你就是想分手是么?小玉问。
梁爷转过头去,慢慢叹了口气。
我没有办法了,小玉。他说,我达不到你爸妈的要求。我给不了他们想要的。你可以觉得我不负责任,我就是不想看你那么痛苦。我没钱,也许以后会有钱,但不知道要多久,你可以等那么久吗?你爸妈可以等那么久吗?
屋里死寂。小玉眼含泪花,静静地站了一会儿。
她忽然深吸一口气,擦擦眼泪,拉过一把椅子,在梁爷对面坐下。
两人保持着沉默,气氛仍旧很紧张。我都做好了准备,一会儿她要是动手打人,我……一定不拦着。
但是小玉没有动手。
梁X,你见过十万块钱吗?她忽然问。
梁爷一愣。
没见过。他老实回答。
我见过。小玉说。
……所以你是专程来炫富的吗?!
比这更多的钱我都见过。小玉说,我就是想说,我不缺钱,我父母也不缺钱。你是亿万富翁,还是你现在的身份,根本就不重要。
梁爷呆呆地看着她。
他们只是担心,小玉接着说,担心我吃亏,担心我将来过穷日子。但是,不是所有人都有钱的。我们可以给我爸妈证明,你也许没有那么多钱,但你在乎我,发自内心地在乎我。你知道吗?其实我一点儿都不痛苦。因为我爸妈只是觉得你没钱,但知道你人很好。人品和钱相比,我更愿意选择人品。
梁爷还是呆呆地看着她。
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。小玉继续说,你要去刀山火海,我跟你去。你要去天涯海角,我也跟你去。你要去哪里,我都跟着。我知道现实很残酷,生活很艰难,但是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。在一起,本来就没有错。
我们不要放弃,好吗?小玉轻声问。
梁爷仍然不说话。他保持着一个姿势,我都快怀疑他是不是聋了。
好吗?小玉又问了一遍,眼眶通红。
娘的,再不走就真的要哭出来了!
我趁没有人注意到我,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

一个月后,我找了一个新的地方实习。那儿缺人,我终于有活儿可干,从此告别了无所事事、躲在剪辑室偷偷喝酒的日子。
栏目组其他实习生还是原来的样子,一个都没转正。原先住东北五环的女孩换了房子,换到西北五环,还是每天来回三小时。假装加班的男孩继续早来晚走,不过已经开始跟着老师做选题。只有天天打热水的女孩很郁闷,因为以后她还是要一次拎六个水壶。

走的那天,我去找梁爷,告诉他我以后不来了。梁爷笑了笑,送了我一瓶酒。
我百感交加。我应该好好和你学剪辑。我说。
没用,你学不会。梁爷说。
……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了?!
顺便一说,那天过后,梁爷戒了酒,比以前更认真地工作。小玉还是在他加班的时候来看他,送饭、送毯子、带换洗的衣服。半年后,梁爷换了工作,到一家互联网公司继续做剪辑,有时候还是要加班,但待遇和环境都比之前好了很多。
再半年,他和小玉领证。结婚证照片发到朋友圈,从此加入人人喊打的秀恩爱大军。照片下面还有一句话:感谢那个时候,我没有放弃。
娘的,还是差点哭出来。

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小玉父母的。
也许不用说服。一个人好不好,也不是靠嘴说的。
当然,也可能是痛哭流涕、跪了三天三夜。

到现在,我还是记得他偷偷从桌子底下拿出他的二锅头,偷偷给我倒一杯,也依稀记得一些剪辑技巧,虽然没什么用。
但是印象最深的,还是小玉坐在他对面,认真说的那几句话:

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。
你要去刀山火海,我跟你去。你要去天涯海角,我也跟你去。你要去哪里,我都跟着。
我知道现实很残酷,生活很艰难,但是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。
在一起,本来就没有错。

我们不要放弃,好吗?





评论

热度(159)

  1. 向北丶文字角落 转载了此文字